多德-弗蘭克法案或將改革,美國零售外匯市場監管迎來松綁機會?

美國的金融監管體系被視為是全球最嚴格的之一,而這個體系的基石之一就是2010年頒布的多德-弗蘭克法案(Dodd-Frank Act),其核心內容就是在金融系統當中保護消費者,該法案也被認為是“大蕭條“以來最全面、最嚴厲的金融改革法案。

不過美國新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上周五(2月3日)簽署了行政令,將多德-弗蘭克法案進行全面復審,大幅縮減該監管體系,削弱其影響力。在此前的美國總統競選過程中,特朗普也曾一再表示,如果當選,他將廢除這一法案。特朗普政府認為《多德-弗蘭克法案》,包括沃爾克規則,對于解決金融系統的問題并沒有太大幫助。外媒稱此舉將開啟美國六年來最大的金融監管洗牌,金融危機后的監管枷鎖或將迎來松綁機會。

那么,一旦這個法案廢止,會對美國零售外匯市場產生什么樣的影響?我們先來看一下多德-弗蘭克法案針對外匯市場的一些規定。

美國人民在經歷過次貸危機之后,普遍認為華爾街與OTC市場太危險,急需整改和控制。而該法案一經頒布,便令OTC場外衍生品交易市場大為震動,危機之前那種高杠桿、大量投資于缺乏監管的衍生品的時代便成為了歷史。

首先該法案將之前缺乏監管的場外衍生品市場納入監管視野,提出該項議案的美國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House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主席BarneyFrank認為,將外匯衍生品在內的所有衍生品置于監管之下是有必要的。大部分衍生品須在交易所內通過第三方清算進行交易。采納“沃克爾規則”,即限制大金融機構的投機性交易,尤其是加強對金融衍生品的監管,以防范金融風險,沃克爾規則(Volcker Rule)禁止場外(OTC)衍生品自營交易。

另外,限制銀行自營交易及高風險的衍生品交易。在衍生品交易方面,要求金融機構將農產品掉期、能源掉期、多數金屬掉期等風險最大的衍生品交易業務拆分到附屬公司,但自身可保留利率掉期、外匯掉期以及金銀掉期等業務。

該法案規定禁止大部分外匯零售柜臺交易,經紀商的凈資產規模不得少于2000萬美元,需接受年度審計。并對包括杠桿比例在內的多個交易方面提升監管等級,其規定自2010年10月18日開始,美國經紀商可以提供給交易者的主要貨幣的杠桿比例最大為50:1,次要貨幣的的杠桿比例則最大為20:1。當然一部分在國外有分部的經紀商依然會為非美國本土的國際客戶提供更高的杠桿。美國部分外匯交易商當時更直接向客戶發出重要通告,稱2010年7月15日之后,貴金屬場外交易(OTC)的合法性將被美國政府取締,因法案742章a節規定:禁止任何不合法的交易商向他人提供杠桿或者差價合約交易;對基金而言,成為合法的交易商必須滿足“可投資資產在1000萬美元以上”的條件。這極大提高合格交易商的門檻,加上本身針對高杠桿、對賭性質的交易展開的嚴格審查,避免衍生品市場風險同時,也讓場外交易量銳減。此外,非美國本土經紀商或者未在NFA注冊的經紀商不準為美國公民提供服務,經紀商不得接受非美國居民客戶。

從以上的規定來看,多德-弗蘭克法案對美國零售外匯行業發展影響是重大的,他限制了外匯業務的開展,其對杠桿比例、資本要求、客戶屬性等方面都做了相應的要求,并且相當嚴格。這樣的監管體系建立了一個高強度監管和透明的市場,這也使得一部分經紀商選擇退出美國市場,2016年8月,美國知名網絡券商盈透證券宣布退出美國零售外匯市場。這也使得美國本地的居民在選擇一家外匯經紀商做交易時會有更多的限制。

可以預見的是,一旦多德弗蘭克法案被廢除,外匯零售經紀業務的障礙將被清楚,一些因監管問題退出的經紀商或將重新進入美國外匯零售市場。

不過,特朗普想從根本上撼動這一具有金融監管里程碑意義的法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國會廢除該法案的可能性不大,最多修改該法案的部分細則,削弱該法案的影響力,從而減少對金融業的監管負擔。

此前,《多德·弗蘭克法案》提案人、前眾議院議員、前金融服務委員會主席巴尼·弗蘭克(Barney?Frank)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多德-弗蘭克法案》不應該被完全取締,而應該被改革。

金融時報認為,美國政府“肢解”多德-弗蘭克法的能力是有限的。只有國會才能對法律做出重大修改,同時盡管監管機構在實施細則上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權,但它們也必須經歷繁瑣的程序來改變規則。

可以說,特朗普上臺,為美國金融業帶來了更多的不確定性。

相關文章